5/25/2005


我的偶像團體。初次注意到腊筆是在墾丁的春天吶喊,那時她是草莓救星的主唱。甜濃的唱腔與暗黑的音樂似乎如淡入淡出的光影般協調一致,很久沒有推薦甚麼歌手與團體,泰半是無從著墨,唯獨對Nylas,他們的音樂在台灣是獨一無二的,是孤芳自賞的美。(他們的音樂讓我想起大衛林區的電影,顏色鮮明帶著壓抑的氛圍) 出頭不易,但也不用在乎別人的眼光,銷售數字與走紅都只是世俗的標準。
Through The Night ...Looking for the happiness...腊筆與Arny的詞曲在獨處的黑夜裡聆聽,別有感觸,音樂是宇宙間大家的共通語言與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