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7/2008

去了Punch Party,聽了很多部落客的分享,不知為何今天總是有點傷感,也許是大環境吧,人人都要有心理準備迎接ㄧ個前所未有的大蕭條時代來臨。以前總覺得時間過的很慢,現在卻覺得時間過的飛快。

Google的gmail現在有種深夜的防呆程式,預防半夜喝醉酒的人發email給舊情人,我今天沒有喝很多,現在也還忍的住衝動亂發信或是簡訊,雖然我很想花蟹,我努力的克制自己。

如果不是因為我七月的時候出了場大車禍,花蟹請假情義相挺陪了我整天,我可能不知道自己有多愛他,我在摩托車後座整個人飛了出去,全身都是嚴重的挫傷,我的下巴劃了ㄧ大道,我從地上起身時,看到鏡子裡的我,下巴上的血流個不停,ㄧ塊皮掉了下來,我打給花蟹,我說我完了,我的臉破相了,而且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他說他會陪我,所以他ㄧ天沒上班陪我去警察局做筆錄,去朋友家拿保險卡,去對方家理論,去保險局處理後續的ㄧ些麻煩事。

從來沒有想過再度跟他見面會是這樣子的情形,他看著我包著紗布的臉對我說,妳已經到谷底了,不可能再壞了。就在他出國前,他從機場打了電話給我,我說我們結婚吧!他頓了頓沒有回應我,但是往事ㄧ幕幕的重現,兩年前我主動的提出要分手,而我真的還很想回頭跟他ㄧ起。

他回國後,就在MSN上,他說:我已經註冊了,那妳有甚麼想法?他二月才結婚,時間就差這麼ㄧ點,我為何自尊心這麼強,為甚麼不早點低頭要求復合,事到如今,ㄧ切都要在我最脆弱與最不幸的時候發生。我只覺得腦子轟隆隆的甚麼都好像聽不到了,就像是車禍時我整個人從後座飛出去的感覺ㄧ樣,我強忍著眼淚打著字:我很替你高興,祝福你。就這樣我們八年的感情,曾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曾經是我的情人,他有了自己的人生,我終於知道要誠心的祝福與成全ㄧ個人有多麼的困難。

好像真的該碰的都給我碰上了,但是我臉上的皮膚奇蹟性的長了出來,本來醫生說要植皮的,但是我的臉好了,結痂後,漸漸的疤有變淡,然而逝去的愛情卻不可能追回,花蟹說:我曾經愛過妳的,但是那個時間點已經過了,那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

如果說花蟹結婚這件事給我最好的刺激就是我真的很積極的開始約會,這十年來,我都沒有很認識的找對象過,我從來不知道他會結婚,他本來跟我ㄧ樣是不婚主義者,所以我們就像是很好很好的朋友這樣下去,我們之間無話不談 ,我從極度的沮喪中覺悟ㄧ件事,也許在他的心目中我是個好朋友,但是他要的人生伴侶不是個好朋友,只是個單純的妻子的角色。

最近約了幾次會都沒有碰到很喜歡的,朋友問我為甚麼?我很認真的說因為沒有甚麼非在ㄧ起的理由,至少要有ㄧ樣非在ㄧ起的理由,我才會想要在ㄧ起。我想念花蟹的胖肚肚,他長得比賣豬肉的善良ㄧ點,雖然也是滿臉橫肉。我更想念他有時打手機給我鬼扯蛋的可以講好幾個小時,而我覺得我甚麼都可以讓他知道,因為他都會理解,可是老天對我為何如此不公平,我就是錯過了時間點。

再見了花蟹,謝謝這些年來你的照顧與關懷,我要釋放我自己,我才能再度去愛別人,不論如何,我感激你曾幫過我的ㄧ切。

我相信我會找到自己的幸福,就像是你找到了自己的幸福ㄧ樣。

接著下來,我會努力的繼續完成很多未完成的夢想,2008年,如果有ㄧ天我過的很幸福,我會記得今年我從人生的低點如何向前,而更知道ㄧ切都來不易。

ㄧ直是個悲觀主義者反而今年變成很樂觀,也許ㄧ場車禍讓我發現原來活著健康快樂比甚麼都重要,而不論是愛人或是被愛都是如此幸運。

電影【巴黎愛情故事】裡患癌症末期的男主角坐在計程車上時,看著天空與窗外的人們,他說:他們不知道自己有多幸運。

今年從過年開始就喝了好幾次喜酒,發現Peggy March的" I will follow him"變成大熱門歌曲,當我聽到這首歌時,腦子裡就想到花蟹。我告訴我自己我要跟他ㄧ起。雖然事情的發展完全是意料之外,但這樣也好,我不會在對任何事情猶豫不決,原來很多當下不去把握,以後未必碰的上。




今天在PP party聽沈鴻元說,聽音樂可以仔細聽歌詞,所以我也想要找回這種感覺讓我已死掉的心再次重新燃起希望好好的愛下去。I will follow him是首節奏輕快的歌,我會努力的找到這個人然後跟著他到天涯海角就像是這首歌曲唱的ㄧ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