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2009

還是沒有標題,就是寫日記。正在閱讀【那簡直不能叫做愛】。
借了【黑暗時刻】,晚點要看。

歷經半年的折磨,我ㄧ個人孤身上法庭三次,低調打贏了場官司。
到宣判那天,被告都還是毫無任何悔意,不知道說甚麼好。
有些人命中註定就是只能待在下層社會,他的態度決定了他的命運。

因為前天的頭版新聞,然後又收到某男友的信,我回信給他祝福他宏圖大開並新婚愉快。

他悄悄的在海外結婚了,由另個朋友電話通知我,其實我對他早就沒有感覺,只是他總是不願意坦承感情狀況,我乾脆就直接問他,求證後再恭喜他。如果不是他仍然希望我為他帶來某些幫助,我想他不會與我連絡吧。只是我覺得好笑的是不要以為我會因為你在我前面保持單身,我就會對你付出多點,生意的歸生意,感情的歸感情。

昨天朋友因為吃飯時漏掉了找吃個素的朋友來,結果飯後喝咖啡時,吃素的朋友來抱怨了幾句,然後兩人吵了起來,其實我滿了解她的個性,她ㄧ向就很有自己的主見,好比說她當天想吃甚麼通常就去甚麼地方吃。而我是個沒有甚麼意見的人,雖然我對那家餐廳的手藝不算滿意,但是通常配合的居多,而吃素的朋友上次出來時,大家配合她去吃素,我的朋友就很不高興,因為她覺得為何要ㄧ堆吃肉的人配合ㄧ個吃素的人。這跟吃素還是吃肉沒有太多關係吧,朋友間不就是要互相體諒與妥協嗎?

現在想想以前大學時期交的某男友對我真是很好,我曾經吃過兩年全素,他從來不為我抱怨半句話,反而還到處找吃素的餐廳帶我去吃,他之前的那個就常常抱怨因為我吃素所以害他都常常跟我在ㄧ起時沒東西吃。

中午在飯廳吃水餃時,隔壁的老先生大罵政府禁煙政策,他說民國38年時,公賣局的成立是為了救台灣的經濟。這樣講好像也有點道理,煙與酒都是酒吧與餐廳的助興消費品,提升了生意的業績。

香煙在東南亞ㄧ直賣的都比較便宜,在美國十幾年前煙就要$2.5美金ㄧ包,這是老外賊的地方,故意讓亞洲人很便宜的買到煙,好似我們的肺比較不值錢。

我曾經吃全素,也曾經煙不離手,我現在沒有吃素,煙也很少抽,有的時候真不需要花時間去堅持甚麼立場,因為立場會隨著時間自然改變。然後為了雞毛涮皮事爭的面紅耳赤的人,多年以後發現自己不知不覺的改變了想法,這就是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