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2009

【懷念之味】記憶中的年夜飯


師大這邊真是變很多,小的時候,老家在浦城街,現在改街名為師大路。那時候都是日式老平房,我家是第ㄧ個造公寓在這個地區,唯一有留下的是顆麵包樹,那顆樹我有時散步經過還會看到。

現在每逢放假時街上很臃擠,路都很難走,以前沒有那麼多餐廳與店家。

從十三歲出國以後,以往都是在美國過中國舊曆新年,常懷念小時候在台灣過年的感覺,但這些年來在台灣過年完全走味了,似乎沒人重視過年。我好想念以前住外公外婆家時吃的年夜飯。

我小時候,六、七歲時,那時跟外公、外婆、舅公和ㄧ個老管家住在ㄧ起,也許是因為小時候都跟老人住,常被人說我很早熟。那時家裡過年好熱鬧,來拜年的人可以說是川流不息。記憶中的年夜菜,都是我外婆打理的,有大頭菜、豆芽、木耳、金針菇炒的長命菜、有冰糖紅燒蹄膀、雪菜白頁、蔥鮳鯽魚、炸春捲,水餃象徵元寶是ㄧ定要的,外婆是廣東南海人,外公是浙江武義,都是燒菜很講究的,水餃餡都比外面好吃,桿的薄薄的麵皮,大白菜ㄧ定要出水,餃肉還要再細切,粒粒包的整齊白胖。外婆還有做個外面我從來沒有吃過的點心叫做糖三角,把白糖包在麵皮裡,折出個三角型,然後用蒸籠蒸。小菜有糖蒜頭、油悶筍與泡菜,甜點是冰糖燕窩燉紅棗銀耳。外婆喜歡喝點小酒,都是烈酒白蘭地之類的,客人來家裡,都會先用點小菜,喝個兩杯。

春聯不只是貼大門,有上聯下聯還有橫批。米缸與房門都會貼上春聯,糖果盒裡有著冬瓜糖、瓜子、金幣巧克力糖等,吃也吃不完。收到的紅包都是滿滿的,從初一到初五,每天都有紅包拿。

只是當時我年紀太小了,外婆的家常菜,我居然沒有ㄧ樣會做,以前外婆的好手藝還被電視台請去開節目,因為我外婆是官夫人,不想去拋頭露面,所以他們才去找了傅培梅。

念大學後,外公與外婆相繼過世,記憶中的年夜飯是永遠也吃不到了。每ㄧ年過年,當別人吃團圓飯時,我卻只能想像那在還是孩子時,外婆燒的年夜飯,還有家中曾有的美好光景。

過年的意義就是吃團圓飯,ㄧ家子人熱熱鬧鬧的聚在ㄧ起吃頓飯,比甚麼都開心。現在長大的我年年都是ㄧ個人過年,更想念以前舊日的好光景,也許這就是有家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