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2009

鑽石

雨水不停的打著車窗,他邊開車邊轉過頭看我。

又要走了嗎?他在鏡子中看著我對我說,別的女人才是他的最愛。

混亂中我從夢中醒來,沒有甚麼邏輯的跳躍式畫面,只記得最後ㄧ幕是他托著行李箱往前走,我只看到他的背影。

鑽石恆久遠,閃亮的是光輝,刺眼而無法多望ㄧ眼。

我想說的是我要的是完美的愛情而不是張隨時可以終止契約的紙。

但是永遠都無法清楚表達我的意思,鑽石雖美麗,鎖在保險箱就是安全感,套在手上只是個圈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