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7/2009

吃完乾杯,從永康街散步回家。大樓的鄰居,五樓的老先生在外面大口抽煙。進電梯時,我問他,你不是教氣功的老師嗎?他指指自己的喉嚨上ㄧ個凹下去的圓洞說,這是他年輕的時候生白喉,把氣管切掉的手術留下的,他說有塑膠蓋在喉嚨裡不時的會發癢所以要常常抽抽煙。

ㄧ個有點恐怖的故事,電梯到了五樓,他意猶未盡的說道,其實我有七天躺在冰箱裡,從外面輸氧氣進去。喉嚨切開以前就是個大手術。

晚安!我趕快跟他道晚安,想快快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