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2010

我發覺了一件事。周圍的女性朋友,跟我比較好的,都不喜歡看慾望城市。

然後我又發現,她們的共通點是幾乎沒有高跟鞋,至少我從來沒有看見她們穿過。

我的鞋子非常兩極化,要不就是高跟鞋、要不就是布鞋或是人字拖。去工地時都是穿布鞋比較多。

也就是說我沒有休閒鞋。像是布希橡膠鞋或是勃肯鞋因為版型太寬,我的腳穿了會掉出來,所以也不會買,涼鞋有的樣式太複雜,也不喜歡。

高跟鞋跟女人的慾望總會有點關聯,我不是別人眼中這麼的文藝,我有金色與銀色的高跟鞋,而且還常常穿出去。我讀書的時候也是選擇商業設計的廣告系,沒有去學純美術。

如果有天我不買高跟鞋了,那應該是我已經對人生的慾望都減低了,沒有甚麼生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