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4/2010

看病看到精疲力盡。早上去台大看麻醉科疼痛門診,又是漫長的等號。等待的過程當中不時有人來推銷保險,還有賣文具的學生,我連聽都懶的聽,很想跟他們說,這是疼痛門診,來看病的人都是身體有劇烈疼痛,有的是癌症末期,有的是截肢病人,誰會有心情聽你們拉生意。

我跟醫生說明了我的疼痛情況,昨天有去三總做了Blink Reflex,我的病情複雜,旁邊的實習醫生不停的做著筆記,醫生說如三總的神經內科報告出來確認我是三叉神經痛,可以轉診到他們這邊治療,ㄧ般通常是先投藥,沒有效用之後再用三叉神經射頻燒灼術三叉神經痛的藥物跟治療癲癇的同類,副作用包括會水腫發胖、變成月亮臉、嗜睡、記憶力變差還有手會不由自主發抖,大部份的人不喜歡吃藥。

如果不服藥就只剩下電腦刀與射頻燒灼術還有長庚醫院有做ㄧ種皮膚三叉神經節氣球壓迫阻斷術不過,這個手術需要氣管插管全身麻醉,聽起來也很可怕。

電腦刀是最先進的方法,也可以治療腦瘤,就是用輻射線去照射三叉神經讓神經的知覺變頓,可是價格十分昂貴,健保是依醫院的報告判斷給付與否,如需要自費要花個數十萬元。

下午去榮總的牙髓病科,我跟醫生說明右上臼齒懷疑是三叉神經痛,可是根管也還是治療,我問醫生說有無可能是同時三叉神經痛又是牙痛,醫生說不可能這麼衰吧,我說我從小就衰到大。不論如何,釘子還是拆了下來,在顯微鏡底下,我的根管繼續又被沖洗過,醫生說初步看來牙根沒有裂,第四條神經未發現。

牙科醫生說我神經內科繼續看,他這邊繼續幫我重新做根管治療。三叉神經痛也有可能是壓到某個痛點發作,我之前拆掉牙套時就比較沒有這麼痛。

三叉神經是種很難纏的病,無法根治的,他說這是種感覺神經。不論手術或是吃藥都還是有可能復發。

帶著疲憊的心情,我跑去西門町找了間腳底按摩,現在可能需要另類療法同時治療。幫我做的師傅是位女性,她人滿好的,她跟我說三叉神經的反射部位在大拇指的側方與後中間,我可以在家中自己也多按摩這幾個點。反正甚麼方法都得試試。

看了台大、榮總、三總與無數間牙科診所,病痛纏身總有些無聊的親友說我是中邪又說要收驚,又說要用符咒。我不是完全不信鬼神,可是到了今日連宇宙黑洞都要被科學家研究出來的時候,還有人這麼迷信,把所有的病痛都牽托在迷信上面。如果燒張符就能解決醫療問題,那醫院都不用開了。

就算再痛我也相信會有治好的ㄧ天。